非洲酋長

灣家,就是隻酋長(
非出新境界,臉黑的不可一世
歡迎拍打餵食 ('∀'b)b

【小英雄翁】今天的我沒有極限…!(才怪

占tag抱歉(土下坐
廢物心得一篇,單純想抒發一下我內心的澎湃…!
其實昨天就寫完了,只是被關網路來不及發(。

人生第一場only就獻給MHA了。
預售票還買到超幸運(有嗎)的99號
入場套組送的暖暖包我一輩子都不會用的!(有病
如果有人看到一個穿著裝備根本是真·肥宅,表情猥瑣,然後一直在場內晃來晃去尾隨1000萬的人那就是我了(幹

必須說太太跟coser們都超級可愛QQ
可惜我是個只敢在遠處偷偷看著大家然後私底下對著基友說太太超美coser超辣hshsprpr但不敢搭訕的變態俗辣。
也可惜我沒那個財力買遍場內每一攤。好多本子跟周邊都沒能買我好悔恨…!(誰讓你把錢拿去課金
我想當石油王。

活動部分,
找到1000萬p頭帶我超強(屁
好,對不起
其實是我跟基友A在明明已經解完任務但就是想找到1000萬的迷之堅持下持續狩獵1000萬而第N次經過某個攤子前面的時候,我不小心聽見工作人員跟太太說:1000萬在我的腰帶上!
後來跟工作人員要求拍照時他還說:被發現了!
工作人員太可愛233333
啊,還請不要苛責工作人員(
反正那時我跟基友A就開始:
「看好那個人!」
「1000萬跑啦!」
「跟上1000萬!」
「1000萬一直背對我們啊!」
兩個死命跟在1000萬屁股後面跑的傢伙23333
還call了基友B一起來抓1000萬解他的任務,超蠢XDDDD
大部分頭帶都放在會場的周邊角落晃一晃就會看到(人群在哪頭帶就在哪(艮),不過有些頭帶綁在很可愛的地方,像是工作人員出久的頭上,工作人員小勝的手臂上,或是工作人員曼德勒貓的尾巴上23333

快問快答的題目都很良心又只問一題,真的超快就結束了23333
Ex:飯田的哥哥有幾個?
轟的右半邊頭毛什麼顏色?
心操普通科還英雄科?
二期紀念章也超可愛,大家都是天使(捂心
剛被基友告知二期是半年番!!歡呼!!!

抽獎,
我依舊非洲所以沒有抽到 (´;ω;`)
恭喜抽到的同好可以回家跟他們相親相愛థ౪థ

說一下基友發生的小插曲
基友B曰:人生第一次用自己的身份證買r18就獻給切爆了!!!
結果十點半正式開場,十一點四十左右他的身份證就離奇失蹤了XDDDDDD(被基友扁
之後就由我充當他的行動身份證
後來發現夾在本子裡23333

今天真的很開心,就是很多本子周邊沒買跟棉花糖沒買到跟頭帶沒綁一條在二樓的銅像(被打)上有點小遺憾(
最後照慣例來賣基友(幹
基友A @墨鏽
基友B @東方宥
感謝他們聽我講垃圾話XDDD
也謝謝所有看我廢話到這裡的人!(比心

迦勒底日常(?)

簡單紀錄昨晚(到今早)怒艸高文的過程。

我家Master : 性別♀,叫酋長。

隊伍 : 金閃閃Lv.100,幼閃Lv.70,瑪修Lv.60,黑貞Lv.90,白貞Lv.90

抽不到恩奇都只好怒練終於肯來我家的幼閃了#

5分鐘升好升滿

「隊友--unknow?會是誰啊...算了不重要,選了就知道--反正也沒損失。」

「前輩,亂選真的好嗎...」

結果是貝迪威爾。

但敵人是高文。

「............」(眼神死

「就說別亂選了吧...」

「至少不是Lancer...不管了,硬肛吧!」

開戰。

「什麼爛卡!」

「臥槽高文你怎麼動不動就開寶具!君子有話好說!」

「又閃退!」

Master強制返回迦勒底。(欸

其他人 : ............

「...你們平常就是這個樣子?」

「...是,不好意思。」

3分鐘後。

「我回來了!繼續吧!」

「...喔,好。」

繼續。

「金閃,開寶具!」

「不要。」(一開就閃退)

「...拜託你開寶具。」

「不要。」

「......求你開寶具,你不開幼閃會躺啊。」

「那是你的問題,廢物。」

「不開就算了!幼閃,開寶具!」

「欸--」(還是一樣一開就閃退)

「怎麼你也這樣...我知道沒帶恩奇都回來你們很生氣,但我更難過啊...非洲血統你拿我怎麼辦...」(畫圈圈

金閃與幼閃冷眼鄙視之。

「不開就不開,普攻也能肛死他!」

輪到對方攻擊,高文開寶具,前排全躺。

「死屁死啊混帳!」(中指

後排上場。

「果然我只能依靠你們了...上吧瑪修!黑白貞!」

瑪修 : 哈哈...

黑貞 : (白眼

之後還算順利,削掉高文約一半血量後剩白貞,白貞一人硬扛了5個回合。

其他人寶具都沒事就他們兩個QQ

白貞躺了之後吃令咒復活。

上完buff後,喔寶具全B耶來串一個吧。

貝迪威爾砍完,換幼閃。

「不開。」

閃退。

............怒!!!

「你們有脾氣我也有脾氣啊!不給開就不給開!我要去睡覺了!」(am 03:02)

羅曼 : ???

於是我把我的Servant們扔在還有三分之一血量的高文面前。

反正他們是Archer不怕被高文肛。

然後今天早上10點起床,好吧總是得回去關心他們的。

「早安各位--...你們相處的挺愉快的嘛。」

7個人相安無事,有說有笑。

「繼續打不?」

「打啊。」

從昨天斷掉的地方重來,串寶具。

「好啦開一下--欸,Master?」

又閃退。

天要亡我!!!(哭

重開。

「我求你們好好的開完寶具吧趕快把高文肛死我才有石頭能拚臉啊!!」

大概是我太過悲憤太過非洲老天爺都看不下去了他們兩個總算是願意開寶具了。

高文殘血2w,開寶具,貝迪威爾躺。

瑪修上場,串B卡,瑪修金閃金閃。

啊,總算肛死他了。

「有資本了吧,能去帶吾友回來了吧?」

「3顆抽一次,這是第一顆。機票還要4天才會發,所以至少還差兩顆,加油靠你們了。」

「............」

這是詐欺,Master表示計畫通

好的簡記到此

雖然很爛但這還是祭品(你

雖然抽卡一直出槍職但從來不是恩奇都(´;ω;`)

恩奇都拜託來我家(´;ω;`)

我願意被你踩 你可以跟金閃一起踩(人家不要

讓我偶爾當個法老吧

夢#

我→A班同學設定,似乎是男的(
※轟出有
※大概是在合宿
※沒有邏輯可言

半夜
我睡的正爽,忽然有人拍了拍我的肩。
媽的誰吵我。
勉強把眼睛打開一條縫,瞥了眼來人。
…逆光,看不出來是哪個混蛋。
不管他,睡我的。
然後他又拍了拍我的肩,這次還有音效。
「出來。」
這聲音怎麼這麼熟悉。(廢話他你同學
勞資想睡覺啊吵屁吵!出去你大爺啊!
不想理他,我繼續睡。
五分鐘後。
…好吧,如果他在外面等我的話不出去一下好像挺失禮的。
雖然打擾他人神聖的睡眠也不是多有禮貌的事就是了。
於是我在走廊拜見了這混蛋的真面目。
「…是你啊,轟。」
「怎麼了,廁所的話在那邊―」
(cv梶裕貴)
「我才想問你怎麼了,叫我幹嘛?還有廁所你大爺,我知道在哪。」
「…我叫你?」
「不然?鬼叫我?」
「……」
「…看來你找的不是我啊。下次叫人前先看清楚好不?」
「抱歉。」
「算了。我先滾回去睡了,晚安。」

隔天
「大家早―哦,老師早啊―」
相澤老師跟其他男生聚集在走廊上不知道在幹嘛。
「這下人就到齊了,老師,到底發生什麼事了?」
「欸,發生了什麼嗎?」
老師嘆了口氣。
「我知道你們還年輕難免會衝動,但還是要分場合啊。還有你們辦完事好歹煙滅一下證據吧。」
「現在只有我在狀況外?」
「最早出來的人在走廊看到了…呃…●液。」
「●液?走廊?我昨晚出來的時候沒―啊。」
所有人唰的看向我。看屁,不是我。
我看向轟,轟接下了我的眼刀。對視兩秒後,他轉頭去看綠谷。
「臥槽,是你們喔?」
「什麼什麼,是誰?」
「不要問,你會怕。」

大概就到這,之後我就醒了
在夢裡睡覺的我(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會夢到這個,可能是本本看多了
順說睡我右邊的是綠谷,再右邊是爆豪,再過去好像是切島,其他不記得(不重要

命運就掌握在你手中( σ ゚∀ ゚) σ

值得紀念的第一篇有內容的文!(走開
大概是勝→出?
※花式OOC
※應基友要求欺負一下咔醬
※文筆差請見諒,cp的感覺不是很濃厚…一時腦洞大開的產物,我有病
※文字冒險遊戲(?)
Go!→

0、
其實爆豪是有那麼一點喜歡綠谷的。
但他怎麼可能會承認?

1、
「如果你這麼想當英雄,我有個效率絕佳的方法喔。」
「你就相信自己下輩子會有個性,然後爬上屋頂以狗爬式這麼一跳!」
聽著爆豪嘲諷的話語,綠谷捏緊了拳頭。
「……你說的喔?」
「啊?」
越過臭臉的爆豪,綠谷衝出了教室。
A、追出去→前往2
B、Let him go→前往3




2、
「什、那個廢久!」
爆豪嘖了一聲,扔下書包也跑了出去。
「勝己?」
爆豪的跟班們不解。
A、找到廢久→前往4
B、沒找到人→前往5




3、
遠去的腳步聲,
「廢久那傢伙不會真的跑去跳樓了吧?」
如此想著的爆豪,帶著跟班們離開了學校。
A、隔天廢久照常出席→前往6
B、隔天廢久沒有出現→前往7




4、
爆豪在頂樓發現了綠谷。
「喂廢久!」
「小勝…?」
綠谷站在鐵欄杆外,墨綠的鬈髮隨著風微微晃動。
「你想幹什麼?」
眼看綠谷就要化身空中飛人,爆豪情急之下就隨口扯了句話。
意識到自己說了什麼的瞬間爆豪簡直想衝上去一塊當空中飛人啊不是炸死自己。
「欸、不是小勝讓我跳的嗎?」
綠谷空洞的笑容令爆豪一怔。
A、「叫你跳你就跳那叫你去吃●你就會去吃嗎!你個白痴用點大腦行不!」→前往8
B、「…………」→前往9




5、
用力踹開虛掩著的鐵門,然而屋頂上沒有任何人。
爆豪奔至欄杆邊往樓下一看,那抹熟悉的綠已經染上了妖豔的紅。
一樓碰巧路過看見屍體的女學生尖叫著,此刻爆豪只覺得想吐。




6、
結果綠谷還是來學校了。
他是
A、走進來的→前往10
B、飄進來的→前往11




7、「向大家報告一個悲傷的消息。綠谷同學、在昨天去世了。」




8、
「而且、要是你跳下去了那不就變成我教唆殺人?」
那會打壞他完美的人生規劃的。
「是嗎、那樣再好不過。」
綠谷轉頭,縱身一躍。




9、
見爆豪沒打算反駁,綠谷又笑了笑,聳了聳肩。
「這樣一來總是礙著你的眼的小石子就消失了,再也不會出現了。」
「永別了,小勝。」
下墜的身軀。
肉體摔在地面上發出的悶響。
支離破碎的軀體。
鮮血四溢。




10、
「早安,小勝。」
綠谷一如往常的跟爆豪打了聲招呼。
「結果沒去跳嘛?」
爆豪心不在焉的想。
綠谷走到爆豪的面前,微笑。
「再見,小勝。」
「哈?」
還不等他疑惑完,綠谷抽出美工刀一刀子劃破了爆豪的頸動脈。
溫熱的血液噴灑而出,點點殷紅在綠谷那仍帶著稚氣的臉龐上留下足跡。
短暫的沈默之後,尖叫聲此起彼落。
「抱歉讓你失望了,但我果然還是沒有勇氣自殺。」
「所以我思考過了。既然我們注定無法共存,那麼我只好殺掉你了。」
綠谷笑的靦腆,伸出食指搔了搔臉頰。
「第一次做這種事,其實有點緊張呢。」
爆豪瞪大的紅眸已然失去了生氣。
「唉呀,死掉了。」




11、
「…………」
爆豪的下巴快掉到地板上了。
綠谷的膝蓋以下都是透明的,而且似乎只有爆豪看的見他。
『早安,小勝。』
綠谷笑著說。
「老師在這邊向大家報告一個悲傷的消息。綠谷同學、在昨天去世了。」
早晨的班會已經開始,班導站在講臺上沉痛的說。
爆豪看看班導,又看看綠谷。
綠谷只是微笑的歪了歪頭。
「由於是在校內發生的事故,這幾天警察跟英雄都會在學校裡辦案。同學們要有禮貌,並且不要干擾到他們喔。」
班導絮絮叨叨。
爆豪催眠自己這一切都是假象這一切都是假象這一切都是假象對都是假的我一定是太累了才會看到這種莫名其妙的幻象。
『吶、小勝。』
綠谷站到爆豪的面前,一如既往的笑的靦腆。
『是你害死我的吧?』
A、撒腿就跑→前往12
B、「開什麼玩笑?!」→前往13




12、
「爆豪同學?」
       「爆豪?」
              「勝己?」
                     「怎麼了?」
                            「不知道?」
班裡議論紛紛。
「爆豪同學跟綠谷同學從小就認識吧?就算平常對待綠谷同學是那種態度,出了這種事也難免會很震驚…」
同學們胡亂臆測。
綠谷面無表情的看著爆豪遠去。
『我會讓你後悔一輩子。』

幾個月以來時不時就會出現的綠谷令爆豪精神耗弱。
『小勝,這點程度的打擊都承受不了是當不成英雄的喔?』
去看過心裡醫生也吃了藥,然而沒什麼卵用。
『那當然,我又不是幻想的產物。』
漸漸的連學校也不去了,整天就是將自己關在房裡。
『吶,小勝,不是要上雄英的麼?不是有完美的人生規劃麼?你這個樣子怎麼行呢?』
「…閉嘴。」
『吶,不好好努力的話,是當不了英雄的喔?』
「…閉嘴!」
『吶,你得連我的份一起努力的啊,這個被你害死的我,這個再也沒辦法追求夢想的我―』
「閉嘴!!你給我閉嘴!!!」
『吶,小勝。你這樣要怎麼補償我呢?』

終是受不了精神上的壓力,爆豪最後選擇了自我了斷。
房間的主人獨自盪著鞦韆,那身影看起來是多麼孤獨。
世界總算恢復寧靜。




13、
同學們的視線都集中到了爆豪身上。
「那個…爆豪同學?我知道你可能很難過,但你先冷靜一點…」
「冷靜個屁!你們看不到嗎?!廢久那個傢伙!」
面面相覷了一會,
「爆豪同學,你在說什麼?」
『只有小勝看的見我呢。那麼我的猜測應該是沒錯了?』
「哈?你在說什麼屁話―嗚!」
綠谷伸出雙手掐住爆豪的脖子。
『不用擔心,只要解決掉我的執念我就會離開了。』
爆豪掙扎,他已經沒有餘力去思考為什麼幽靈碰的到他或為什麼區區廢久的力氣這麼大的這種根本性問題了。
「爆豪你在幹嘛?」
       「好像不太妙?」
就算看到爆豪痛苦的抓著什麼,也沒有人上前幫他。
綠谷的手越收越緊,臉上的笑容也越發燦爛。
意識逐漸遠去。
最終,還是沒有人對他伸出援手。
雙手無力的滑落,爆豪在眾目睽睽之下停止了呼吸。
『這就是報應吧?』
綠谷舒心的嘆了口氣,放開手。
看著倒在地上的屍體,綠谷滿意的點點頭,身影逐漸淡去。
『唉呀,結果我的執念不是這個啊。』



不行逗比慣了完全嚴肅不起來hhhhh

中間有些有點短不好意思OTZ前天碼到快睡著腦子基本上已經罷工無法思考的太詳細尤其7根本呵呵
然後就是在半夢半醒之間把教唆殺人打成教唆插入的我(
會有人想看幽靈%活人嗎?